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的博客

承接演出,提供舞台、排练指导、助演、伴奏、剧装、影棚和现场摄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市丰台区星河苑社区和韵京剧社诞生于2008年2月16日。于2011年12月26日成为北京市首家街道组建的京剧团——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

网易考拉推荐

龙乃馨参加世界大冬会开幕式文艺演出专题报道(三)  

2009-02-17 11:33:08|  分类: 票届演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月十八日晚八点中央四套、五套现场直播,请注意收看!

以下摘自龙乃馨个人博客:

二月十五日

昨晚最重要的事就是看我的服装改善到什么程度,为了不再像前天那么着急,我下午四点三刻就到餐厅去吃了点炒面,打算坐最早发的车去体育馆。结果别人一直凑不齐,工作人员看我等半天了,就让小巴把我一个人先送过去,哈哈,成了我的专车啦。

衣服辗转送来,看没地方换,让我跟她到服装组那间屋子去,这位送衣服的小姑娘倒是很好的,一直帮着我。改过的绿旗袍好得多了,拉链可以一拉到底,容易穿了,窄窄的腰身收紧了,胳膊也能抬了。胸口的大洞洞让我不自在,前晚就想着把一条项链用细绳加长了、算好长度让大坠子来遮挡一下,小姑娘也帮我弄好了,照照镜子,总算是放心多啦!!不管怎么样,这能看出是量身做的,是我的衣服了,像前天那个样子,实在是太离谱咧。

 

  可是,回到休息室换好鞋子再对着落地长镜一看哪,发现问题了,腰身那里全是严重的皱褶哪!这料子太差,坐着弯腰系个鞋带就让它皱得一塌糊涂了,我又跑回服装组去请教这该咋办呢?不穿好了不能梳头、梳头就得坐着,坐着就生皱褶,这怎么弄啊?我说那梳好了头用蒸汽来熨呢?哈哈,她们说那你人可受不了哇,先去梳头,回头再说吧。

哦哦对了,我没有征求导演的同意,就把粉红层层纱纱袖给摘掉了,哈哈,大家都说这样比较大方好看。除非导演说话,否则就这么定喽!

二月十六日

昨天化妆老师把我的妆大幅度调整,成为特别干净的色调,没有任何浓艳的色彩,整体是明亮的感觉。她说,今天会更好,正式那天还要好,慢慢磨合。这位从北京来的央视化妆老师非常认真,其实,每天给我化的都不大一样,每天都试用各种专业的舞台化妆品,我知道她一直在找最理想的样子。像前晚用了很浓的蓝绿眼影,看来有点风尘味儿了,我担心呢,昨天她就主动改掉了。

 

  我到得早,梳头老师不忙,也客气起来了,很用心地给我做发型,旁边一位好像是化妆组的负责人吧,不时还提供意见,要他注意怎么样能让我看起来更有精神。由于还没有穿上旗袍,发型做到八成先歇了。我到一旁找张凳子坐下来,开始了比较漫长的枯坐等待。

 

  昨晚的彩排不包括仪式,取而代之的是导演要求所有演员到主席台坐着开会。我在刚刚穿上旗袍后得到指示,往那边走,走到半路感觉太冷,回头想拿羽绒服披上,碰到杜主任,他说他去就可以了,让我回休息室。

 

  所以我得以继续弄头发,喷上好多发胶定型。然后进来一位哈尔滨生活报的记者,问我是不是龙乃馨。他说经过几天,已经采访过港澳演员,对我这唯一代表台湾的也一定要采访到,接下来便进行了大约20分钟的访谈。此时开会的演员们都回来了,导演的谈话主要就是调动大家的情绪,希望到了18号当天达到最佳状态。

今天晚上将进行最后一次彩排,是第三次带观众彩排,也是要拍摄备播带的彩排,至为重要。明天全体休息一天,后天正式亮相。

 

  连日排练下来,我才明白,一场大型演出,为什么要我们来这么多天,它里头的的确确有这么多事,有这么多过程,要一点一点的磨合积累。轻松的演唱、还是预录好音的节目尚且如此,复杂的现场节目更是不得了的大工程;好多人是从2月1号就开始天天排的。昨晚在二楼候场时听到了导演现场调度,透过大喇叭不断传达指令,对前面两章的整体节目也有了第一次较近距离的观察,应该说是精彩可期的。看网上介绍说《大冬会》有《小奥运》之称也该是不为过的。

 

  另一点体会则是,这么大规模的事,在哪个环节出了状况时,其实不用慌张,有长长的时间一再反复,所有的问题终将得到完满的解决。

 

  我会调整好心态,把节目完成好。

二月十七日

连日劳累,一点轻松的娱乐都没有,眼瞧着就这么一张照片都不拍就回去了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哈尔滨也不是说来就来的,不玩玩很可惜吧。难得就放这么一天假,大家都出去玩,我一个人闷在宾馆里,休息嘛也是郁闷的。

昨天到了体育馆,其实不过就是走个安检门,其他和前些天一般无二,杜主任不愿耗在那里,又回宾馆去休息了,可是排队等候化妆梳头的人早已挤满了休息室,比前些天又多出了一批生面孔,我没有办法不排着。所以我在体育馆就这么一直耗到彩排完,超过了五个小时。当穿戴好,还要站着耗最后一小时的时候,脚上的疼痛让我很想发脾气。因为先前坐了很久,脚已经有些发胀了,挤进小一号的鞋很不舒服,不像刚买的那天觉得那么好了,现在一点都不好。

而在上台前一刻,竟然得知手持麦克风再度被改为胸麦了。真的很晕。我很不喜欢这样,但有啥法子呢,导演说了算。我的动作,两手总不如一手顺,杜主任也在彩排后给予意见,认为有不合适的地方,所以我还得调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