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的博客

承接演出,提供舞台、排练指导、助演、伴奏、剧装、影棚和现场摄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市丰台区星河苑社区和韵京剧社诞生于2008年2月16日。于2011年12月26日成为北京市首家街道组建的京剧团——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《我爱听杨宝森的<伍子胥>》  

2008-06-16 11:51:54|  分类: 好文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编者按:

       因喜杨派,故转此帖,附本人剧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爱听杨宝森的《伍子胥》(上)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无声处

   传统戏曲的剧目素有“唐三千、汉八百、唱不完的三列国”之说,以东周列国为时代背景的京剧,虽不如三国戏多,但也很丰富。单是老生戏就有余叔岩的《搜孤救孤》、高庆奎的《哭秦庭》、周信芳的《六国封相》、谭富英的《摘缨会》和马连良的《焚绵山》、《黄金台》、《舍命全交》、《要离刺庆忌》等等。旦角戏中以梅兰芳大师的《西施》最著名,还有程砚秋的《马昭仪》、徐碧云的《褒姒》、小翠花的《海潮珠》等等;武生戏《伐子都》、小生戏《孝感天》和大家熟悉的对儿戏《桑园会》,都属于列国戏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后,这方面的新编戏和改编的传统戏就更多了,像《将相和》、《赠绨袍》、《楚宫恨》、《赵氏孤儿》、《卧薪尝胆》、《甘棠夫人》、《摘缨记》、《水龙吟》、《西施归赵》、《危如累卵》、《中山狼》和《西门豹》等等,也都属于列国戏。

  这其中有两个故事多次被改编,搬上京剧舞台,就是程婴、公孙杵臼救助赵氏孤儿的故事和伍子胥借兵报仇的故事,甚至同一故事演绎出不同的情节。例如伍子胥逃出楚国,就有“文昭关”和“武昭关”之分,新剧《楚宫恨》和老戏《文昭关》版本也不一样,可谓百花齐放、各有千秋。

  其中传统的战国戏《伍子胥》,是杨宝森先生的代表作。梨园界都知道《杨》、《失》、《伍》是杨先生的三大绝活儿。杨先生的这出戏与谭富英先生演出的同一内容的剧目《鼎盛春秋》大不一样,一剧多名,各有侧重,这也是我国传统戏曲艺术的一个特色。

  全本的《伍子胥》一共有六折,转《我爱听杨宝森的伍子胥》 - 和合为美 韵味永昌 - 和韵京剧社 的博客  《战樊城》、《长亭会》、《文昭关》、《浣纱记》、《鱼肠剑》和《刺王僚》,现在能经常看到的舞台演出大都只有《文昭关》一折了,要说应该从久违了的《战樊城》开始。这出戏,戏名虽然有个“战”字,却没有太多的武打场面,伍子胥也不扎靠,只是戏的结尾他用乱箭射死武成黑,表示经过战斗,杀出重围,逃离了樊城。这出戏的好听之处,当然是“西皮原板”的“一封书信到樊城”,也在于两个老生连续的演唱,生动地刻画出伍家兄弟的不同性格;但是两个人物的戏份又不是平分秋色,等量齐观,它和《草船借箭》的两个老生完全不同,您不妨在心里比较比较,细细品味品味。

  《战樊城》听的是两个老生,如果接下来再听,还是两个老生,观众难免会乏味,前辈艺术家的高明之处在这里又显示出来了,他们把《长亭会》中的两个人物设计成一生一净,结果呢,是演的不累,看的新鲜,让人不能不佩服他们的艺术匠心。本来这折戏中的申包胥在以后的另一部戏《哭秦庭》里是老生,在这儿却换成了花脸,您细想想,像申包胥这样一位耿直刚烈,言必行、行必果的人,用黑头来塑造,是不是也很恰如其分呢?这折戏里的申包胥是个和伍子胥并列的人物,是个“角儿”,和前面戏里的伍尚、后边戏里的东皋公可不一样,这一点不知您听戏的时候是否留心了。

  图是杨派爱好者:半生戏缘         

 最后,我们来欣赏《伍子胥》全剧的核心《文昭关》。这里边的三大段〔二黄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是杨宝森“杨派”艺术的经典,一段〔慢板〕,两段〔原板〕,一段比一段速度快,透出剧中人越来越慷慨激昂的劲头儿。伍子胥怎么也压不住心里的悲愤,越想越激动,越激动越睡不着,以至于一夜没有合眼,最后发誓,一定要杀死楚平王。每当看到三个唱段之间伍子胥的髯口由黑变花白变全白,便从髯口颜色的变化,体会到伍子胥心如油煎的焦急程度;于此同时我们还能通过杨宝森先生充满魅力的演唱,来感受伍子胥熬夜的过程。

   尽管在诸多的老生名家中,杨宝森的嗓音条件并不算好的,但他演唱的浓郁韵味却为千百戏迷所神往,这不能不归功于他唱的非常讲究,《文昭关》最能体现出杨先生那种低回婉转的演唱魅力。有人说,不是杨宝森不想走高腔,而是他没有这个实力,只能用韵味取胜。我不否认这个说法的道理,但是,是否只要嗓音好就可以一亮遮百丑了呢?程砚秋、麒麟童、裘盛戎哪个不是嗓音条件不好呢?但是他们哪个又不是自成一派呢?相反,正因为他们的天赋不理想,却又有这么大的艺术成就,所以才更让我钦佩!

    在《文昭关》里,杨宝森演唱的那种浓厚的韵味,可以说是当今舞台上的艺术家没有可以企及的。现在唱《文昭关》者,比比皆是,有谁象杨先生那么纯正的韵味呢?在我印象中只有60年代看过的马长礼的这出戏,似尚味浓(只可惜没有看过我所景仰的孙岳演《文昭关》)。杨先生由于唱法讲究,小腔细腻,味道显得格外浓郁。我觉得用“浓”、“厚”、“醇”的字眼儿来比喻,似乎还不够,还应该加一个“稠”字,就是说,那种韵味的味道好象是粘稠成一个大疙瘩,怎么加水都溶解不开、稀释不了、融化不掉,结结实实、严严密密,和那种白开水一样的《文昭关》,完全是天渊之别。也许这就是杨宝森能够成为一个派别的理由。

   三段[二簧]中,我尤其爱听伍子胥痛哭父母时,他唱的〔哭头〕“爹娘”的“爹”字上,用了一个“诡音儿”,把悲愤到极点的心情宣泄无余,深深地打动我的心,是我最欣赏的地方。在这里不是卖弄“诡音儿”,它是让我体会到吴子胥哭得岔了气儿、几乎背过气去。虽然他是挂着明辅印的将军,能够横刀驰骋,但是父母死得不仅突如其来,还那么冤屈、那么惨烈,怎能不肝胆欲裂呢?他不能奔丧,连灵前一祭都没有机会,只能在荒郊野外、深更半夜时痛哭,必然哭得咽喉嘶哑,所以让人无不动容,难怪东皋公说“铁石人儿也泪涟”。每当一气儿听完杨宝森先生这段酣畅淋漓的唱段,总会有一种余音绕梁、三日不绝的感觉,乃至达到刻骨铭心的程度。所以此剧才能成为经典,在当今的舞台上不知有多少人反复地演出此剧。但是又有谁能象杨宝森这样让人痴迷呢?不知您是否也有同感?

  下次再跟您说说《浣沙记》、《鱼肠剑》和《刺王僚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爱听杨宝森的《伍子胥》(下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无声处

   杨宝森的三大代表作之一《伍子胥》,是久演不衰的优秀传统戏,无论剧情还是艺术,无不被人津津乐道。上次主要是谈《战樊城》和《长亭会》、《文昭关》。今天我们就来说对这出戏的后三折《浣纱记》、《鱼肠剑》和《刺王僚》的欣赏。
    在这出老生为主、花脸为辅的戏里,唯一的女性人物就是第三折《浣纱记》中的浣纱女,她用食物接济了落魄的伍子胥后,为了解除伍子胥的疑虑,竟然投江而死。大概是出于对这个连姓名也没有的剧中人的重视,或者是由于在演出这戏时旦角演员不好安排,也许是认为这个史无考证的女性值得歌颂,所以浣纱女历来都由主要演员担任,至少也要由二旦扮演,这样她就成了一个重要的剧中人,有了一段完整、优美的[西皮慢板]和[西皮二六]的唱腔“叹红颜薄命”,中间加有几句道白。在听了几大段老生慷慨激昂的[二簧]之后,欣赏一段舒缓的旦角[西皮],觉得似乎有一种全身心放松的感觉。在杨宝森的全部《伍子胥》里,扮演浣纱女的是谢虹雯。伍子胥和浣纱女相见这一场,也是值得我们欣赏的。

 

转《我爱听杨宝森的伍子胥》 - 和合为美 韵味永昌 - 和韵京剧社 的博客

      图中是本社成员:王新民 李栩(说明:因当时的剧照没有留下图象清晰的两个人物在一个画面的合影,所以在PS中制作了一下,而伍子胥的剑在合成平行转体时调转了方向,本来是挎在左侧的)

 

   我们从全本《伍子胥》来看,在这一折里,面对鱼丈人和浣纱女的提问,伍子胥不得不把全家被害的经过,又交代了一番;但是交代的篇幅并不一样:对于前者仅仅一带而过,对于后者,则有一段好听的“西皮二六”唱腔“未曾开言我的心难过”,而在唱词方面,抒情的词并不多,主要还是叙述,只有最后一句“娘行若肯周济我,子胥心中感念恩德”表明了主人公的感情色彩。
   在鱼丈人和浣纱女的帮助下,伍子胥终于达到了吴国。但是借兵报仇的事情,却还没有落实,于是,就有了《鱼肠剑》这一大段长达20句的著名的[西皮]唱腔“一事无成两鬓斑”。但是在全本《伍子胥》里,是没有这段唱的,只有在折子戏的演出中,只演《鱼肠剑》时才有,这也是我们前辈的京剧艺术家在创作手法上的高明之处:因为听和看了《伍子胥》全剧的人,已经知道得请清楚楚了,没有必要再听伍子胥唠叨了,可是如果把一部优秀的、完整的戏曲,分成几折演出,为了使没有看到前面内容的观众,了解剧情,不得不把相关的主要情景,再重复交代一下。但是,我们也不可否认,这种交代,也并非完全凭空起楼阁,它往往是借助剧中人之口,采用主人公向别人说明情况的方式,向观众来做交代:伍子胥向鱼丈人、向浣纱女、向专诸、向姬光叙述时的唱段,就都属于这种情况,是有必要的。在这里既可以看到,旧社会中旧戏曲的痕迹,又能体会到旧艺术家,在创作和表演方面的高明的地方。也有人认为这是编剧有意这样编写,是为了表明伍子胥象祥林嫂一样,有些神经质了,见谁跟谁说一遍他们家的冤屈。而我倾向于前者。相比之下,建国50年来,所创作的新剧目,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,但这种重复性的东西,在戏里确实不存在了。
对该问题的讨论,不是我们探讨的重点,我们还是回到唱腔上来。全本《伍子胥》既然不包括在这段由8句[原板] 和11句 [快板]、1句 [散板]组成的唱腔,那么伍子胥见到姬光是否就不唱了呢?非也,代替这段长唱段的是简洁明快的[西皮二六]“富贵穷通不由己”,用较快的速度就生动的揭示了一个落魄英雄的内心世界。听杨宝森唱得慷慨激昂,刚劲有力,因为在姬光面前,他已经不用象在鱼丈人和浣纱女面前那么顾虑重重了,有话直说,可以象洪水冲破闸门、飞流直下、一泻千里一样,一段唱既渲染了主人公对黑暗世界的愤懑不平、对坎坷命运的悲切哀叹;也表明对姬光的请求、自己报仇的坚定决心。杨宝森以杨派特有的韵味,以及嗓音的弹性和力度,把这段[二六] 唱得情真意切,令人难忘。
   《鱼肠剑》之后,就进入全剧的最后一折《刺王僚》了。这一场的主角是王僚,许多花脸的头牌演员,都扮演过王僚。在这场戏里王僚有大段[西皮]唱腔,表示了姬僚对姬光的既怀疑又考验的态度,第一句[西皮倒板]“列国之中干戈有”,方荣翔改为“干戈厚”,“薄厚”的“厚”,同样是表示“多”的意思。我认为也很有道理。方荣翔还把这段唱里的“一个鱼儿”改为“一尾鱼儿”,使唱词更加合理。戏,是需要不断唱,不断改的(当然要越改越合理)。对此,我挺敬重方荣翔先生的。



本贴由于无声处于2008年6月17日09:01:46在〖中国京剧论坛〗发表.

 

本贴由于无声处于200861609:27:52在〖中国京剧论坛〗发表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