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的博客

承接演出,提供舞台、排练指导、助演、伴奏、剧装、影棚和现场摄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市丰台区星河苑社区和韵京剧社诞生于2008年2月16日。于2011年12月26日成为北京市首家街道组建的京剧团——马家堡街道和韵京剧团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清官册》剧本  

2010-08-04 01:15:09|  分类: 剧目介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计划本周六初排《清官册》,为九月份与天津温玉铭国剧社联合演出《杨家将》做准备,该社创办人,津门马派名票李金铭先生特意发来精心整理过的剧本,请相关人员参照。

清官册

剧情简介

北宋时,潘洪因公报么仇,陷害杨家,射死杨七郎,逼死杨继业碰碑而亡。杨六郎告御状,宋王派呼必显擒拿潘洪回京听审。八贤王请调霞峪县县令寇准进京审案。寇初疑惧,陛见时升为御史,潘妃又往行贿,寇坚不收,告知八王,八王许为支援。及勘审时,潘傲慢狡赖,无供词。寇准佯言开脱其罪,与八王定计,假设阴曹,夜审潘洪,潘始吐实定案。故事见《杨家将演义》。又见《昭代箫韶》。又名《审潘洪》、《夜审潘洪》、《霞峪县》。

第一场

张  洪(内):马来!

        [“水底鱼”,张洪执金牌骑马上。

       (念)人行千里路,马过万重山。(“住头”)

       某,(“一击”)金牌官张洪。(“住头”)奉了圣上旨意,去往霞峪县,提

       调寇准连日连夜进京,就此马上加鞭。(“水底鱼”下)

 

第二场

        [“小锣打上”,四青袍上站门,寇准上至台口正中。

寇  准:(念“引子”)为登皇榜进,(多多),百里(扎)教子民。(“小锣归位”

坐“大座”)

       (念诗)

          读书人志广才高,

          中进士青史名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三杯御酒加封号,

          被权臣一本参掉。(“小锣住头”,四青袍归里,院子下场门上站桌旁)

       下官(“小锣一击”)寇准。(“小锣一击”)乃陕西才华县人氏。自幼进京

       求名,得中二甲进士。官居吏部主事,后被潘仁美一本参掉。多蒙八千

       岁保奏,才得帘外为官。蒙圣恩,职授霞峪县正堂。自到任所有以来,

       君乐民顺,今当放告之期。来!

院  子:有。

寇  准:放告牌抬出。

院  子:是。(幕内:金牌下!“一击”)启老爷,金牌下。

寇  准:香案接旨。

院  子:香案接旨。

        [“水底鱼”寇准出案桌,出门至大边台口,张洪上至小边台口。

张  洪:金牌下,跪!

寇  准:万岁!(“丝边一击”,跪下)

张  洪:金牌诏曰:提调寇准连日连夜进京。金牌如火速,

寇  准:即刻便登程。(“冲头”张洪上场门下,寇准进身进门)转堂!

院  子:转堂!(“原场”,四青袍两边下,寇准出门,向大边台口走一半圆场,

        进门站台中。同时,闭二幕,撒公案,改“八字”。拉开二幕布。

寇  准:后堂转话,请夫人出堂。

院  子:是。后堂传话,有请夫人出堂。

        [“小锣打上”,丫环上,至台口,夫人随丫环上,至上场门台口。

夫  人:(念)夫受皇家爵,妻沾雨露恩。

        啊老爷。

寇  准:夫人。(“原场”,二人入座,寇准坐大边椅;夫人坐小边椅,院子站大

        边;丫环站小边)

夫  人:啊老爷,适才金牌到此,不知何故?

寇  准:调我连日连夜进京,不知为了何事?

夫  人:想是老爷为官清正,加官进爵。

寇  准:但愿如此啊。

夫  人:老爷何日启程?

寇  准:君命紧急,即刻启程。

夫  人:老爷请至后面更衣。

寇  准:看衣更换。(“五击”下)

夫  人:家院过来。

院  子:有。

夫  人:你家老爷此番进京,命你跟随前去,一路之上须要小心。吩咐马牌备马

        伺候。

院  子:是(出门)马牌进见。

马  牌:(内)啊哈!

        [“小锣五击”,马牌上。

       (念)忽听唤马牌,急忙就前来。二爷,什么事?

院  子:老爷进京,命你备马伺候。

马  牌:是啦!命我备马,误不了,我备马去。(“小锣住头”上场门下)

夫  人:丫环,

丫  环:有。

夫  人;看酒。

丫  环:是。

        [“长锤”,丫环上场门下,拿酒再上,寇准换好宝蓝褶子,高方巾下场

         门上,仍站大边。

夫  人:(唱“二黄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丫环女看过了酒一樽,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与老爷来饯行。(寇准双手接酒杯)

寇  准:有劳夫人了。(接唱“二黄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接过了夫人酒一樽,

          背转身来谢过圣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回头再与夫人论,

          下官言来你是听:

          高堂老母多孝敬,

          护守印信要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辞别了夫人跨金镫,(“扭丝”,双出门,马牌子从上场门拉三匹马上

          至台中靠大边一点,给寇准带马,寇准拿马鞭,院子和马牌先上马下,

          寇准挖回接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愿此去早早回程。(“扭丝”下,夫人望下场门一望)

夫  人:(接唱“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见老爷京都进,(“扭丝”,进门,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且在家中等信音。(“一锤锣”,下,丫环随下)

 

第三场

        [正场“骑马”桌,“八字”椅,“扭丝”,马牌、院子、寇准骑马上,至台前转

         小圆场,

寇  准:(边走边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观不尽遍处野景,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觉得日坠西来到帝京。

        [驿丞下场门上,出门。

驿  丞:迎接老爷。(“原场”三人下马,)老爷请进。(马牌接马下。寇准、院子、驿丞

        进门。寇准掸尘归大边入坐,院子小边,驿丞站大边,马牌上站上场门台口)

参见老爷。

寇  准:罢了。

驿  丞:老爷用些什么?

寇  准:前途用过,明灯一盏;吩咐人役,勤打更鼓。

驿  丞:是。(出门向下场门)人役们!明灯一盏,勤打更鼓。(“小锣住头”,下场门下,

        拿灯再上,进门将灯放桌上,站大边靠外)

马  牌:唉,这怎么没人管啦?哎,有人没有?出来一个。

驿  丞:是谁这么说话呀?我出门瞧瞧。(出门)我说,你是干什么的?

马  牌:干什么的?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?

驿  丞:不知道

马  牌:我说说,你听听。

驿  丞:你说说。

马  牌:太爷是赐进士出身,翰林院编修,上书房行走,协理国政,现任霞峪县的这么

        一个......

驿  丞:什么呀?

马  牌:唉,马牌子。

驿  丞:噢,闹了半天,你是一个马牌子呀!

马  牌:对喽。

驿  丞: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?

马  牌:呦,你是谁呀?

驿  丞:我是这儿的驿丞官儿,专管你们这马牌子。

马  牌:谁说不是呢!

驿  丞:来呀,拿张纸,把他给我捏出去!

马  牌:得啦,我不知道哇!

驿  丞:混帐!

马  牌:老爷。

驿  丞:杂种!

马  牌:老爷。

驿  丞:不是东西!

马  牌:老爷。

驿  丞:谁是你爸爸?

马  牌:我不知道谁是你爸爸!(边念边退上场门下,驿丞下)

寇  准:家院。

院  子:有。

寇  准:四更时分,看你老爷冠戴伺候。

院  子:是。(院子出门上场门下,起“初更”)

寇  准:(“大大......台”)唉!想我寇准,自为官以来,一不欺君;二不虐民,无故金牌

        调我,不知为了何事?今夜独坐馆驿,好不闷煞人也!(唱“二黄三眼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轮明月照窗棂,

          有寇准坐馆驿独伴孤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平白地金牌调慌忙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心问口口问心暗自思忖。(“行弦”站起,从大边到小边入座,起“二更”,

        唱“二黄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,

          想起了当年一举成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八千岁奏一本我领凭上任,

          来到了霞峪县我管辖黎民。(“行弦”站起,走至台口,起“三更”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谯楼上打三更人烟寂静,

          想起了霞峪县管辖黎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早堂接状午堂审,

          午堂收状审判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到晚来接下了无情冤状,

          一盏孤灯我审到天明。(“行弦”归小边入座,做睡状,院子托茶盘上,进门

        站大边)

院  子:老爷请茶......老爷请茶!(寇准醒,饮茶,起“四更”,接唱)

寇  准:  听谯楼打罢了四更时分,

          叫家院你与爷改换衣巾。(“二黄小开门”,寇准下,院子随下。换衣后,院

        子下场门背包袱、拿牙笏上站下场门台口。寇准下场门上,从院子手中接牙笏,

        接唱“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回头来便把家院叫,

          老爷言来你是听:

          命你回衙报一信,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急急走且莫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倘若是太夫人将你来问,

          你就说你老爷不久回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若是那少夫人将你来问,

          你就说你老爷,进了京面了圣,

          平步登云,一步一步往上升。

院  子:遵命!(院子下,寇准出门向左转小圆场,到小边台口,起“五更”)

寇  准:(边走边唱“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朝臣待漏五更冷,

          铁甲将军夜渡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东华门本是文官走,

          西华门本是那武将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有寇准打从这东华门进,(“抽头”,寇准下)

        [大太监抱彩锏,拿云帚引八贤王下场门上。

八贤王:(唱“二黄摇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站在午门等寇卿。

        [“五击”,寇准手捧牙笏,牙笏上放圣旨,从下场门上,走至正场台口。

寇  准:(念)九龙口内尊王命。(出门向右转身欲走)

大太监:啧!(“一击”)贤爷在此呀!(“丝边一击”,回身)

寇  准:唔呼呼......呀!转面又见八贤君。(“住头”)臣寇准有王命在身,不能全礼,贤

        爷恕罪。

八贤王:卿家免礼。啊卿家,

寇  准:臣。

八贤王:进京来了?

寇  准:臣进京来了。

八贤王:我叔王调卿进京为了何事?

寇  准:审问潘杨两家之事。

八贤王:想潘、杨二家乃是皇亲国戚,卿家七品县令,怎能审问?

寇  准:蒙圣恩升为西台御史。

八贤王:卿家升官,可喜可贺。

寇  准:贤爷提拔。

八贤王:啊卿家,

寇  准:臣。

八贤王:可知前任刘御史之故尔?

寇  准:这......臣不知。

八贤王:只因他审问潘杨二家之事,不清不白,被本御金锏坠命而死!

寇  准:既然如此,臣也不敢审问,待臣回复王命。(欲进门)

八贤王:且慢!(“一击”)卿家只管大胆审问,若有为难之事,去至南清宫领教就是。

寇  准:臣(“一击”)领旨呀!(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八千岁做了主大胆审问,(“扭丝”,右转身,左手托圣旨牙笏走到上场门挖

        回,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哪怕那潘仁美他是皇亲。(“扭丝”寇准上场门下)

八贤王:(向上场门一望,接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见寇准出午门,

          七品县令审皇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内侍摆驾南清宫进,(“扭丝”,挖回,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且在宫中等信音。(“一锤锣”下)

 

第四场

        [正场公案桌、放签筒,后小高台,椅子上绑小帐子。“扭丝”,四青袍、二班

         头上,挖门。寇准换红官衣,手捧牙笏圣旨上,至台口,马牌下场门迎上,

         寇准进门至台中。

寇  准:(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只说到京城恐有不幸,

          七品官升御史感谢皇恩。

        香案供奉!(“吹打”,寇准将牙笏、圣旨交马牌,马牌放至高台椅子上,寇准

        跪拜,起身。“吹打”止)

内    :公公到!

马  牌:公公到。

寇  准:哦,公公到......(“小锣一击”)

马  牌:是。

寇  准:有请。

马  牌:有请啊!

大太监:(内)咳!

        [“小锣五击”,大太监手托礼单上,至台口。

大太监:(念)手捧千斤礼,来见智谋人。(进门)寇老西儿在哪儿哪!寇老西儿在......

       (归大边)

寇  准:(归小边)公公。

大太监:恭喜寇老西儿,贺喜寇老西,七品郎官,升为西台御史,可喜可贺呀!

寇  准:公公提拔。

大太监:咱家提拔不到。请问寇老西儿,潘杨两家的官司,可是在贵衙审问哪?

寇  准:正在鄙衙审问。

大太监:这就是啦。后宫潘娘娘有个礼单,拿去看看咯。

寇  准:哦哦哦,(“小锣一击”看礼单)哎呀,好重的一份礼物!公公,

大太监:寇老西儿。

寇  准:这算何意?(将礼单交与大太监)

大太监:(接过礼单)太师爷年迈了,你要谅情一二呀!

寇  准:下官奉圣命,按律条而断,潘娘娘的恩赐不敢收。

大太监:唉!收下的好哇!

寇  准:有道是“无功不受禄”哇。

大太监:受禄必有功啊!后宫娘娘有道密旨:“只要太师在,不要太师坏”你要动他一

        根汗毛,哥儿呀,哥儿呀!你这纱帽可就戴不牢啦!

寇  准:(冷笑)呵呵呵......(“丝边一击”)不敢收!

大太监:收下的好。

寇  准:不敢收!

大太监:啧!(“一击”,将礼单抛于地上)暂离西台地。(边念边出门下)

寇  准:这王法,(“一击”)不循情!(“冲头”抬起礼单,“叫头”)且住啊!我正要升

        堂审问老贼的口供,不料后宫娘娘有份礼单到来,此事叫我怎样裁处?这、这、

        这......(“乱锤”,左转身转小圆场,“叫头”)哦呵有了!(“五击”)临下殿之时,

        偶遇八千岁言道:若有为难之事到南清宫领教,我不免南清官领教便了。

       (“扭丝”从马牌手中接过礼单,放起,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正要升堂把贼问,

        南清宫去者!(“扭丝”,四青袍插门下,二班头、马牌抽场下,寇准挖回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后宫娘娘讲人情。(“一锤锣”下)

第五场

        [“扭丝”,大太监引八贤王上,至台前。

八贤王:(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愿潘洪早招认,

          免得本御挂在心。

        [“扭丝”,八贤王归“小座”,寇准上。

寇  准:(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         潘娘娘讲人情我不敢准,

          进宫来见贤爷细说分明。(“住头”)

        来此已是南清宫,待我叩环。(右手叩环“小锣边一击”)

大太监:(出门)何人叩环?

寇  准:寇准求见。

大太监:候着。(进门)启贤爷,寇准求见。

八贤王:宣他进宫。

大太监:寇准进宫哪!

寇  准:哦!(“五击”,进门归大边,右手背躬从下偷看八贤王一眼,然后走向正场,

        面向里)臣,寇准见驾,贤爷千岁。(躬身)

八贤王:卿家平身。

寇  准:千千岁。(起身)

八贤王:内侍,

大太监:有。

八贤王:赐座。

大太监:是。(把大边跨椅搬出,归小边)

寇  准:谢座。(“住头”,坐大边跨椅)

八贤王:卿家,审问潘杨两家之事怎么样了?

寇  准:臣正要升堂审问,不料后宫潘娘娘有分礼物到来,贤爷请看。(交礼单)

八贤王:(接礼单)待本御看来。(“丝边一击”看)哎呀呀,好一份厚礼呀!卿家可曾

        收下?

寇  准:臣不敢收。

八贤王:卿家只管大胆收下,有本御作主。

寇  准:哎......(一想)如此暂寄南清宫。

八贤王:哎......好,暂寄南清宫,暂寄南清宫。(将礼单交给大太监,“小锣一击”)哎呀

        惭愧!

寇  准:贤爷此话从何而起?

八贤王:卿家你想啊,后宫潘娘娘为了潘洪,有这份厚礼送与卿家。想本御与杨郡马乃

        是一门内亲,无有礼物送与卿家,岂不是惭愧呀!

寇  准:哎呀,罪煞为臣了。(“一击”跪下)

八贤王:卿家平身,赐座。

寇  准:(起)谢座。(“住头”归原座坐下)

八贤王:卿家。

寇  准:臣。

八贤王:乘骑而来,坐桥而来?

寇  准:步行而来。

八贤王:这......也罢,我叔王赐与本御穿朝御马,赐与卿家乘骑了吧。

寇  准:多谢千岁!

八贤王:内侍,

大太监:有。

八贤王:带马。

大太监:领旨!(起“二黄小拉子”,大太监走至上场门拿马鞭,向台中边么喝边走,寇

        准同时起身将椅子搬至桌旁,出门挡住大太监)

寇  准:贤爷在此,不能乘骑,有劳公公将马往下带。

大太监:哦,是是。(么喝着往回拉马)

八贤王:将马往上带!

大太监:是。(又往台中拉马)寇大人,您就上马吧。

寇  准:呃,贤爷在此,我不能乘骑,有劳公公将马往下带。

大太监:哦,是。(又往回拉马,寇准左转身,向下场门走去)

八贤王:嗯!(起身出门,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内侍带马不中用,

          本御亲自带走龙。(八贤王从大太监手中接马鞭)

寇  准:哎呀!(“八大仓”,“丝边”,向台中蹉步,跪下,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导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自盘古哪有这君与臣带马,

八贤王:卿家。(“凤点头”接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本御带马表寸心。(“扭丝”,把马交大太监,搀起寇准,双向里转身进门)

寇  准:(接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臣大胆谢千岁足踏金镫,

八贤王:上马去吧!(“扭丝”寇准向八贤王一拜,出门,左转身,向大太监一拱手,将

        官衣搭在带上,上马,将官衣再放下来。走至下场门处回身,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站立在宫门发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哈哈哈......

大太监:啧!什么地方大惊小怪的!

寇  准:哦!(“扭丝”,手挡口,然后右转身出马鞭下,大太监进门归小边,八贤王起)

八贤王:(唱“二黄散板”)

寇准可算忠良臣,

一片丹心保圣君。(“一锤锣”下,大太监随下)

 

第六场

        [公案桌,小高台,椅子上绑小帐子放圣旨“扭丝”四青袍上站上场门“一条

         边”,马牌与二班头下场门上迎,寇准骑马上至台口。

寇  准:(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御史衙前离鞍镫,(“扭丝”下马,进门站中央,四青袍随进挖门站两边;二

          班头一边一个;马牌进门站大边,“扭丝”切住。)

  众  :(喊堂威)哦!(“匝匝匝,凤点头”)

寇  准:(接唱“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两旁的衙役呐喊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吩咐忙打这升堂的鼓。(“咚咚咚仓”众喊堂威,“扭丝”寇准归大座,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贼到此问分明。(“住头”)

        来!

马  牌:有。

寇  准:五刑可曾齐备?

马  牌:俱已齐备。

寇  准:老贼到此,叫他报门而进!

马  牌:喳!(出门)

潘  洪:(内)嗯哼!

        [“小锣打上”,潘洪上至台口。

潘  洪:(念)先前做事错,如今后悔迟。

  众  :哦!(“大大大.....台”:众喊堂威)

潘  洪:唔呼呼呀!小小的御兄衙门,倒有些威风煞气。

马  牌:哎,衙门小不是,有点派头儿。

潘  洪:来。

马  牌:叫谁呢?

潘  洪:过来。

马  牌:这是叫谁呢?

潘  洪:滚了过来!

马  牌:叫我哪。(靠进潘洪)过来啦,什么事呀您哪?

潘  洪:与你太师爷报门。

马  牌:报门?怎么报门都是我们的事啦?好啦,好啦!谁叫您来到我们这儿哪,听着

        点儿。报——犯官告进。

潘  洪:什么东西!(“小锣一击”)

马  牌:怎么啦,这是?

潘  洪:要叫太师爷。

马  牌:太师爷?

潘  洪:嗯——

马  牌:哈哈哈......我早就知道你是太师爷,当初你在雁门关,执掌兵权大印的时候,

        那会儿似乎我这样的,叫你一声太师爷,你还真懒的理我,你可知王子犯法与

        庶民同罪呀?将就点吧,犯官!

潘  洪:太师。

马  牌:犯官!

潘  洪:太师!

马  牌:犯官定了!

潘  洪:呸!我打你这个奴才!

马  牌:哎,您别生气呀,太师爷就太师爷。

潘  洪:反不了你们。

马  牌:您听着啊,报——太师爷......

潘  洪:嗯。

马  牌:犯官潘洪告进。(急跳进门,归大边)

潘  洪:唉!势力的小人。

马  牌:嘿嘿,你知道什么呀,现官不如现管。(“小锣一击”接“匝匝匝.....台”众喊

        堂威,潘洪由上场门台口走向小边台口向里一望)

潘  洪:呜呼呼呀!(“小锣一击”)我道是谁?原来是小寇儿。(轻蔑地拱拱手)请了,

        请了。

寇  准:啊?(“丝边一击”)胆大潘洪,见了本御史,为何不跪?

潘  洪:老夫见你,若是下跪,见了当今万岁,难道说爬上金阶不成?

寇  准:呵呵呵.......(冷笑,“丝边一击”)你是欺我官卑职小。左右!

  众  :有。

寇  准:请过圣命!

  众  :啊!(唢呐奏“小傍妆台”,寇准站起,二班头将桌搬至下场门成斜场的,青袍

        搬椅子,成大座,中场亮出高台圣旨。寇准归大座,潘洪正场面向里,曲牌止)

潘  洪:臣,(“一击”)潘洪见驾,吾皇万岁。

马  牌:潘洪当堂有刑。

寇  准:松。

马  牌:是,松。(“冲头”,马牌拿下潘洪的脖子上的锁链)

寇  准:潘洪,圣旨在此,本御史一旁问话:你在雁门怎样私通北国胡儿,苦害杨家,

        从实的讲。

潘  洪:是。臣启万岁,老臣镇守雁门关,白昼紧防胡儿,夜晚替主分忧,杨郡马私自

        进京,乃是诬告老臣。

寇  准:怎么讲?

潘  洪:诬告老臣。

寇  准:潘洪!(“仓”)我把你这卖国的(“顷仓”)奸贼!(“大锣原场”,众喊堂威)

马  牌:(在潘洪耳边大声喊)哦!潘洪怒而无奈地甩袖,然后转过身来,面朝外跪)

寇  准:只因你子潘豹,在天齐庙摆下百日擂台。也是那杨老将军他的家规不严,杨七

        将军私出府门上得擂去,三拳两足,将你子打死。是你这老贼,一闻此言,与

        杨老将军抓袍捋带而见当今。好一位有道的明君,念你两家,一家是当朝太师,

        一家是皇家的忠良,不忍加罪。在麒麟阁大摆筵宴,与你两家解和。谁知你这

        老贼怀恨在心,私通了北国胡儿,打来了连环战表。(“五击”)你这老贼在金

        殿讨下了帅印,命杨老将军以为前战先行,那杨老将军与你有打子之仇,上殿

        连辞了数本,万岁不准,命呼延老将军以为他杨家的保官。那杨老将军情急无

        奈,命他子六郎孩儿回到瓦桥搬兵。天气炎热,在中途路上耽误一时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你这老贼要将杨老将军推出斩首。想那呼延老将军,乃是他杨家的保官,进帐

        讲情。你这老贼将人情准下,暗使小军报道:营中缺粮,命呼延老将军催押粮

        草。想那呼延老将军乃是开国的元勋,又是他杨家的保官,岂肯与你这老贼催

        粮?无奈出得营去,就气怄身亡了!(“五击”)黄道日期,你不发兵,黑道日

        期,命他父子出马。我想这黑道日期发兵,不是损兵么就是折将呃!偏偏他父

        子又得胜而回。你就该开关迎接,才是你做元帅的道理。怎么?你命贺朝进带

        领五百雁翎马手,把住雁门关,传下一令:命他父子,将胡儿斩尽杀绝,方可

        开关;若是斩不尽杀不绝,不能开关。想那胡儿的人马,犹如潮水的一般,一

        时焉能斩得尽杀得绝?杨老将军情急无奈,只得杀一阵,败一阵,杀一阵,败

        一阵,败至在两狼(“顷仓”)山下!(“大锣原场”)那杨老将军在两狼山,内

        无有粮草,外无有救兵,命他七郎孩儿回朝搬兵。谁知你这老贼想起了打子之

        仇,将杨七将军诓下马来,用酒劝醉,绑在芭蕉树上,射了他一百单三箭!(“

        五击”)杨老将军在两狼山,不见他七子回营,又命他六郎孩儿回朝打探。可

        叹那杨老将军在两狼山,内无有粮草,外无有救兵,盼兵兵不到,盼子子不归,

        只得就碰死在那李陵(“一击”)咳!碑下。(“五击”)杨六将军回朝传下了御

        状,圣上命前任刘御史审问你这老贼不清不明,死在八千岁金锏之下,才提调

        本御史前来。想你为臣不能尽忠,为子不能尽孝,似你这等不忠不孝,不仁不

        义卖国的(“一周”)奸贼!(“扭丝”,马牌上,站小边。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杨七郎打死潘豹子,

          官报私仇到如今。(“住头”)

        来!

马  牌:有。

寇  准:与我打!

潘  洪:且慢!(“丝边一击”)你打我不得。

寇  准:怎么打你不得?

潘  洪:老夫乃是皇亲国戚。

寇  准:呸!(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说什么皇亲与国戚,

          王子犯法同庶民。

        打!(“八大仓”,抽出签子扔地上)

马  牌:是。(“阴锣”,潘洪面朝里趴下,马牌拿堂板打)一十!(“仓”)二十!(“仓”)

        三十!(“仓”)四十!(“仓”)四十大板!(“乱锤”,班头放回签子,马牌上场

        门拿夹棍,再上)

潘  洪:(唱“二黄导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上堂来责打我四十大板。(向外转身)

马  牌:大刑到哇!(“丝边一击”,将夹棍抛于潘洪面前)

潘  洪:这做什么?

马  牌:这个是伺候太师爷您的。

潘  洪:不用!

马  牌:不用?呆一会儿不就得用吗!

潘  洪:你往下拿。

马  牌:我的脾气上来啦,偏往上拿!(将夹棍再往潘洪面前踢)

潘  洪:敢是与老夫结扣?

马  牌:什么,不够?不够再着巴压合烙哇!

潘  洪:唉!

马  牌:矮啦?你不会垫块砖吗。

潘  洪:罢了哇,罢了!

马  牌:什么?大啦?这还是小三号的哪,说好的吧,相好的!(拍潘洪一下,赶紧往

        后撤,上场门下)

潘  洪:(“长锤”唱“二黄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只打得两腿鲜血淋!

          咬紧了牙关不招认,

          看他把我怎样行?(“住头”)

寇  准:潘洪,你是怎样的苦害杨家,还不从实招来!

潘  洪:无有什么招的!

寇  准:呸!(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贼做事心太狠,

          朝朝暮暮起毒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人来看过铜夹棒,

          看他招承不招承。

        夹起来!(“阴锣”,潘洪面朝里跪,四青袍用堂板夹住潘洪手。二班头用夹棍

        夹住潘洪的脚,一边一个拉起绳子,马牌站台 ,面向前,手扶夹棍)

马  牌:夹起来了。

寇  准:问他有招无招?

马  牌:有招无招?

潘  洪:无有什么招的。

马  牌:没招!

寇  准:收!

马  牌:是,收!(“乱锤”,拉紧绳子,潘洪昏状)太师昏厥。

寇  准:松!

马  牌:松刑喽!(“大锣原场”,撤掉夹棍,各归原位,潘洪面朝外跪)

寇  准:潘洪,我来问你,谁人与你同谋,快快讲来,免得皮肉受苦。

潘  洪:若问同谋之人,有你小寇儿在内!(“一击”)

寇  准:怎么讲?

潘  洪:有你在内!

寇  准:呵、呵、呵......(冷笑,“扭丝”,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口似沙糖舌如刀,

          心如狼虎未长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人来看过红铁链,

          看他承招不承招。

马  牌:啊!(“阴锣”,马牌上场门下,拿红铁链复上,二班头架起潘洪,“乱锤”,马

        牌用刑,潘洪头向里直身躺下。)我说你趁早说实话。(潘洪不回答,用手一摸

        潘洪口,一惊)哟!没气啦?回老爷的话,太师爷他气闭啦!

寇  准:啊!(“乱锤”,由外出大座,青袍、班头将桌椅撤下,再上归两边。寇准在“乱

        锤”中边搓手,边趋步走向潘洪,“八大仓,丝边”右手摸潘洪口,起身立于

        大边台口,“叫头”)且住!我将刑具俱已用尽,老贼并无一点口供。倘有一差

        二错,圣上降罪如何是好?哎呀,这......(“乱锤”,双手搓,然后垂于腹前)

马  牌:老爷你别着急,这人不动心他死不了。

寇  准:不然便怎么样?

马  牌:一口凉水就得。

寇  准:快快取来!

马  牌:您等等。(上场门边幕拿茶碗)您瞧着(喷介,“锣边效果”)

潘  洪:哦呵......(呻吟)

马  牌:太师爷放了个屁。

寇  准:呃!叹了一口气!将他搀了起来!(“长锤”,二班头一边一个搀潘洪起来)

潘  洪:(唱“二黄原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红铁链烫得我心神不定,

          抬头只见对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儿上殿奏一本,

          管叫你性命活不成。

寇  准:太师不必动怒,待下官上殿奏道,将这场官司推在杨六郎的身上,保太师回雁

        门关就是。

潘  洪:但凭于你。

寇  准:搀了下去!(“大锣原场”,二班头扶潘洪上场门下,“叫头”)且住!老贼并无

        一点口供,这便如何是好?(“丝边叫头”)有了!不免去至南清宫,面见贤爷,

        再做道理。衙役们,

四青袍:有。

寇  准:带马南清宫去者!(“水底鱼”一青袍带马,寇准上马,领圆场,至上场门,青

        袍站“一条边”,寇准下马,青袍上场门下,寇准到台中)待我扣环。(效果)

        [“小锣一击”,大太监下场门上,八贤王跟上,坐小座。

大太监:何人扣环?

寇  准:寇准求见。

大太监:候着。(进门)启贤爷,寇准求见。

八贤王:宣他进宫。

大太监:寇准进宫哪!

寇  准:领旨。(“五击”,寇准进门,正中)叩见千岁!

八贤王:卿家平身!赐座。

寇  准:谢座!(“五击”寇准坐大边跨椅)

八贤王:卿家审问之事如何?

寇  准:臣将刑具俱已用过,老贼并无一点口供,这便如何是好?

八贤王:哎呀!我叔王若是降罪,如何是好哇?

寇  准:这——(“丝边一击”)千岁,为臣倒有一计在此。

八贤王:卿家有何妙计?

寇  准:等到今晚三晚时分,将老贼用酒劝醉,就借这南清宫,扮同阴曹地府模样,你

        我君臣夜审潘洪,哪怕他不画供招认。

八贤王:好,依卿办理去吧!(起身下,大太监随下)

寇  准:领旨!(“冲头”,起身出门,青袍两边上)带马回衙!(“水底鱼”一青袍带马,

        寇准上马,青袍领起圆场,归上场门一条边,寇准下马,“原场”,寇准进门,

        四青袍挖门进站两边,寇准坐正场小座)传禁卒!

一青袍:禁卒!

        [“小锣一击”,禁卒下场门上,进门,归大边。

禁  卒:参见太爷。

寇  准:我来问你,潘洪可是在你监中收锁?

禁  卒:正是在小人监中。

寇  准:好,等到今晚三更时分,用酒将他劝醉,附耳上来。(“匝匝匝台”)小心去吧!

禁  卒:是。(“五击”,青袍两边下,寇准下,禁卒出门到台口)太爷命我用酒将潘洪

        灌醉,三更时分带至南清宫,今晚要夜审老贼。哎,天不早啦,我不免监中走

        走!(“小锣打下”,禁卒下)

 

第七场

        [“打三更”,“小锣五击”,禁卒上。潘洪在桌子后面睡觉介。

禁  卒:(念)奉了老爷命,灌醉老潘洪(“扎”)是我奉了老爷之命,已将老贼潘洪用

        酒灌醉啦!不免将伙计们喊出来,假扮鬼卒,也好把老贼带到南清宫去呀。(拍

        手三下)

        [二班头拿三个面具上。

二班头:怎么样啦?

禁  卒:灌醉啦。

二班头:好,动起手来!(“阴锣”,三人带上面具,进门,二班头两边,禁卒在中,一

        拍桌子,潘洪醒)

潘  洪:啊!(禁卒给潘洪带上手肘,拉潘洪从桌子左边出来,二班头在后,从下场门

        斜台口处出门,“急急风”,向上场门方向走“S”形到台中,“搓锤”向下场门

        蹉步下。)

 

第八场

        [幕启:正中高台,八贤王戴阎君面具立于高台。大边斜场大座,桌上放文房

         四宝,两张状纸,寇准戴判官面具坐大座。四青袍均戴小鬼面具、蓬头,立

         于高台两侧。“急急风”转“冲头”

八贤王:大小二鬼。

四青袍:噢!(学鬼叫声应“一击”)

八贤王:将潘洪押上殿来!

四青袍:噢!

        [“急急风”,二班头及禁卒均戴蓬头、面具押潘洪上,“大锣原场”挖进门归

         台中,潘洪向里一望,向外甩髯,转身面向里跪,二班头卸手肘立两边。禁

         卒站大边。

八贤王:嘟!(“五击”)胆大潘洪,在阳间怎样苦害杨家。你若招了实情,放你还阳,
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朝人王帝主之分。如若不招,将你叉入油鼎。(潘洪转身朝外跪,“丝边

        一击”,向左一望)

  众  :噢!(“丝边一击”,潘洪又向右一望)

  众  :噢!(“丝边一击”,潘洪一想)

潘  洪:呜呼呼呀!我道来在什么地方,原来是森罗宝殿。上面阎君对我言道:叫我将

        苦害杨家之事从实招来。我若招了实情,放我还阳,还有一朝人王帝主之分;

        我若不招,叉入油鼎。(“丝边一击”)哎呀,冤仇宜解不宜结,我招了吧!

  众  :招的好!

潘  洪:招了吧!

  众  :招的好!

潘  洪:我招了吧!(唱“二黄导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潘仁美跪殿前一言告禀,(“帽儿头”唱“回龙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尊一声阎君爷细听详情。(“长锤”唱“原板”,这时寇准双手录潘口供)

          恨北国萧银宗打来战本,

         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狼山打一仗被贼围困,

          杨继业命七郎回朝搬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见小畜牲想起了打子的仇恨,

          因此上梆法标乱箭钻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到如今我恼恨那仇人三个,

八贤王:我来问你,哪三个仇人。这第一个?

潘  洪:听了!(“凤点头”唱“二黄散板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个恨的是八主贤君。

八贤王:第二个?

潘  洪:(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个恨的是那御史寇准。

八贤王:第三个?

潘  洪:(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个恨的是六郎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害杨家都只为打子仇恨,

          因此上公报私我害他的满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望阎君开大恩你放我回转,(“凤点头”接唱)

          从今后回阳间(“顷仓”)我改学好人。(“住头”)

八贤王:可是实情?

潘  洪:句句实情。

八贤王:叫他画供。(班头拿纸笔给潘洪)

潘  洪:供招事实。(“丝边一击”)

八贤王:收了威严者!(“冲头”,台上所有人都摘下面具,青袍两边下)

寇  准:潘洪,你还有何话讲?

潘  洪:住了!(“一击”)你等假设阴曹,诓审老夫,该当何罪?

寇  准:哼!现有你的供招在此,你还敢强辩?

潘  洪:拿来我看。(“冲头”,班头从寇准手中接过状纸递给潘洪,潘洪接过,“八仓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八仓”“八仓”,将状纸扯碎。

八贤王:带了下去!(“冲头”,二班头拉潘洪上场门下,八贤王下高台,寇准出座,八

        贤王在台中靠小边一点,寇准在大边。“叫头”)哎呀卿家呀!供招被他扯碎如

        何是好哇?

寇  准:(“叫头”)千岁!千岁不必惊慌,他撕的乃是假的,真的现在这里,贤爷请看!

       (左手举状纸,“丝边一击”)

八贤王:卿家请上,受孤一拜!

寇  准:这就不敢!(“尾声”后半段,八贤王与寇准双搭手“推磨”,八贤王归大边;

        寇准归小边,亮相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剧   终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古历轩人根据马连良先生演出实况整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7月22日于津门温玉轩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